文革前毛泽东斥北京市委:总是“怕”字当头_揭秘_历史

文革前毛泽东斥北京市委:总是“怕”字当头_揭秘_历史
本文摘自《吴德口述:十年风雨纪事》,朱元石 著,当代中国出版社,2004.1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时间。1966年5月中旬,李富春同志打电话给东北局,传达中共中心调我到北京市作业的决议。我其时任吉林省委第一书记。中共中心东北局第一书记宋任穷同志打电话告诉我,到沈阳报告和告知吉林省委的作业以及告知我所分担的东北局文教方面的作业。在吉林省作业多年,不免有些眷恋,一起也知道京官难当。我见到宋任穷时,提出能否不去北京?宋任穷说:作业需要,中心的调令,不能不去。我又问:北京的状况怎样?他谈了些,又简略地说:彭真出了问题。我诘问:彭真出了什么事?宋任穷说:你到北京后由中心同你谈。任穷同志不肯多谈。我在沈阳待了几天,5月24日到了北京。那时,为全面发起文明大革新,中心正举行政治局扩大会议(5月4日~26日),毛泽东时在外地,刘少奇掌管。就在23日那天,中心作出决议,中止彭真、陆定一、罗瑞卿的中心书记处书记职务,中止杨尚昆的中心书记处替补书记职务。彭真还被撤销了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和市长的职务,由李雪峰兼任北京市委第一书记。24日,中心政治局常委决议建立专案检查委员会,检查彭、罗、陆、杨,他们的问题由所谓对立文明革新道路上升到了反党集团。我到北京后,先去见了邓小平同志。小平同志笑着说:欢迎你来,中心决议你到北京市委作业,李雪峰任第一书记,你任第二书记。邓小平要我先参与政治局扩大会议,北京的状况由李雪峰与我谈。政治局扩大会议已接近结尾。我听了最终两三天的会议,听了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康生等的说话。他们都是着重讲毛泽东思想怎么开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等问题,由于前一段的会议我没有参与,许多事情不接气,听不懂。这时彭真同志现已不参与会议了。我到北京后,也就去见了叶帅。其时中心建立了一个首都作业组,叶帅是组长,作业室主任是王尚荣。作业组一是改组了北京卫戍区,傅崇碧任司令员,黄作珍任政委,卫戍区调进了两个野战军的主力师(七十师、一八九师)。叶帅对我说:在北京的次序、安全作业没有搞好前,毛主席不能回来。二是改组北京市委。我来北京前的二十几天,华北局派池必卿、黄志刚率作业组进驻市委,查询市委的罪行。三是改组北京市公安局,由公安部副部长凌云以华北局作业组的名义进驻北京市公安局。依据作业报告,中心负责同志指示将市公安局局长、副局长等八个负责人先后拘捕。把市公安局局长邢相生拘捕后,公安部又派来一个局长叫李钊。后来,李钊也被捕了。其时,我们都很严峻,我更是摸不着头脑。我从1955年调任中共吉林省委第一书记后,在东北作业了11年,文明大革新前夕,对文明大革新的原因不了解,对中心存在的党内斗争更是毫无所知。李雪峰是中共中心华北局第一书记,他参与了杭州会议、上海会议,会议上的状况他没有给我传达,在与我说话时,只对我说北京的问题严峻,毛主席批判北京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 上一页1234下一页阅览全文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